中央巡视办原主任黎晓宏:“打虎”没有指标要

2018-03-12 22:44

经济增长呈现出较强的韧性。今日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经济呈现强韧态势。2季度GDP同比增长6.9%,增速与上季度持平,高于我们与市场的预期。而6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6%,增速较上月显著提升1.1个百分点,高于我们与市场的预期(图1、表1)。生产面超预期增长一方面由于外需持续回升带动下游制造业产品产出快速上升,6月计算机、通信和其它电子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等工业增加值同比增幅分别较上月回升3.5和1.6个百分点至14.6%和12.3%,相应行业的出口增速同样持续回升(图2),显示产业升级和外需回升推动下游制造业需求改善。另一方面,6月工业品价格再度回升提升企业补库存需求,推动工业生产有所回升。经济增长呈现出较强的韧性。

内需保持相对平稳,基数效应将继续在3季度发挥作用。6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8.8%,增速较上月提升1.0个百分点,内需延续平稳态势。在经历了二季度前半段运动式监管之后,6月央行为维持资金面平稳加大货币投放,信贷社融保持相对平稳态势,对实体经济需求形成支撑。6月固定资产投资资金来源同比增速较上月提升2.0个百分点至5.8%,其中国内贷款同比增速大幅提升9.1个百分点至19.0%。同时,6月财政政策继续发力,财政赤字同比多增2932亿元。货币政策稳健和财政政策发力对实体经济资金面提供了有效支撑,推动需求保持平稳。主要行业投资增速均有所回升,6月基建投资同比增速较上月回升4.2个百分点至17.3%(图3),而基数效应推动下,制造业和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速分别较上月提升0.7和0.6个百分点至6.6%和7.9%(图4)。基数效应将在3季度持续,而土地购置面积和房屋新开工面积增速回升也预示着3季度房地产投资将保持平稳,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可能在3季度保持小幅回升态势,推动整体投资需求增速保持平稳。

4季度经济或出现下行态势,基建投资将成主要风险点。虽然经济继续保持强韧态势,但由于政策转为防风险为主,因而实体经济下行压力将会逐步体现(图6)。其中基建投资由于受政府主导,在政策转变后面临的下行压力也将最为明显。上半年财政政策发力透支了下半年政策空间,过去12个月财政赤字占GDP比例已经高达4.3%(图5),下半年可能出现相对偏紧的财政格局。同时,地方政府债、城投债等融资规模大幅萎缩也将加大基建投资下行压力。同时,制造业、房地产投资的低基数效应在4季度不复存在,反而转为高基数效应。将共同推动投资增速放缓,推动经济出现下行态势。

经济放缓节奏慢于预期,政策收缩力度决定经济放缓速度。6月数据显示经济韧性较强,放缓节奏慢于预期,未来经济放缓速度依然取决于政策收缩力度。

如果货币环境维持目前状态,我们预计经济可能在4季度呈现出下行态势,并小幅调整3、4季度GDP同比增速预测为6.8%和6.9%。相应的货币政策边际宽松可能需要等到今年4季度或明年1季度。而如果货币政策精准调整,提前保持适度宽松来稳定经济增长,则经济增速可能会持续平稳。而利率水平则会在很小的区间内震荡。

Copyright 2005-2009 新澳门皇冠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7023392号-1